原来黄庭坚与水仙花有着不解之缘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ydiesecr.com/2017/0127/1307022.shtml
文章摘要:原来黄庭坚与水仙花有着不解之缘,不韦三份精彩回放,科技苑发展中国最感人。

2017-01-27 14:11 丰合娱城

打印 放大 缩小

来源标题:原来黄庭坚与水仙花有着不解之缘

古人把花开时节吹过的风,叫做花信风。花信风应花期而来,风若不信,则花不开,风若守信,则吹开百花。因此也被视为德风。在二十四番花信风中,小寒时节有三信:梅花、山茶、水仙。今天,我们就来看看小寒三信之一——水仙。

资料图

虽然与蒜有着相似的鳞茎、并因此被称为“雅蒜”,水仙却在文学史上有着高雅的地位。水仙之所以叫水仙,一是因为其离不开水,二是因为其有仙人之姿,故有“凌波仙子”的雅号。元代赵孟坚尤其擅长白描水仙,他笔下的水仙,就清而不凡、秀而淡雅,飘然欲仙。

当然,水仙除了这仙人之姿外,更有着君子之德。明代徐有贞在《水仙花赋》中这样说:

清兮直兮,贞以白兮,发采扬馨,含芳泽兮,仙人之姿,君子之德兮。

这一句话,便是将水仙的姿态形象与品性象征作了高度概括。显然,在徐有贞眼里,水仙有着仙人之姿,也有着君子之德。这种看法并非个例。在此前,宋代陈深就在《水仙兰》中说:

翩翩凌波仙,静挹君子德。平生出处同,相知不易得。

将水仙与兰花并举,认为水仙与兰花一样,都有着君子之德。

资料图

那么这种君子之德,体现在哪里呢?

黄庭坚认为水仙与梅花一样凌霜傲雪,可做兄弟,“含香体素欲倾城,山矾是弟梅是兄”(《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》)。

王夫之认为水仙冰肌玉骨,超尘出世,“凡心洗尽留香影,娇小冰肌玉一梭”(《水仙》)。

当我们观其傲霜斗雪的风姿,赏其清雅出尘的神韵,不难发现,水仙的独特人格象征,突出表现在清贞二字上。

清,指人格的清高不俗。“山下六七里,山前八九家。家家清到骨,只卖水仙花。”宋代宋伯仁的这首《山下》,写得极为有趣:只因山下人家只卖水仙,便在诗人眼里有了清到骨的风味。这样的人格力量,无疑为文人所追求。

在传统绘画中,水仙与梅花更是合称“双清”。因为两者都是傲寒的花草,梅花独步早春、傲霜斗雪,水仙淡色幽香、清雅出尘,被文人画家视为传统绘画题材中的“清物”,成为画家喜爱描画的对象。比如清代画家恽寿平的双清图,就画出了梅花与水仙的雅秀清芳,笔笔勾勒出勃勃的生机和自然的天趣。

责任编辑:杜铮(QL0006)

猜你喜欢